钢制展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制展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融资总量与M2齐失速央行及时解读派发定心丸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9 00:40:35 阅读: 来源:钢制展柜厂家

融资总量与M2齐失速 央行及时解读派发“定心丸”

[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银行罕见地在上午10时许的交易时段公布一季度金融统计数据,并且罕见地当天及时就相关数据进行通气解读。当天,人民银行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表示,今年全年M2增长可能呈现与去年“先高后低”相反的局面,即“先低后高”:二季度后M2增速将回升,全年可能达到或超过13% ]

人民银行4月15日最新数据显示,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5.6万亿,比去年同期少5612亿元;3月份社会融资规模2.07万亿,较去年同期少4794亿元。3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16.07万亿元,同比增长12.1%,分别比上月末和去年末低1.2个和1.5个百分点。

平安证券固定收益部研究主管石磊表示,社会融资总量与M2增速都已跌至接近十年最低水平,流动性主动紧缩不太可能,至多是中性稳定,或微调引导。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银行罕见地在上午10时许的交易时段公布一季度金融统计数据,并且罕见地当天及时就相关数据进行通气解读。当天,人民银行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表示,今年全年M2增长可能呈现与去年“先高后低”相反的局面,即“先低后高”:二季度后M2增速将回升,全年可能达到或超过13%。

社会融资疲软

虽然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较去年同期下降9%,3月份同比下降18.8%,但一季度及3月份融资总量仍然可观。而3月份社会融资规模比上月多1.13万亿,也大幅超过预期。

盛松成称,最近十多年来,社会融资规模季度数超过5.5万亿和月度数超过2万亿是不多见的,这表明当前金融体系向实体经济提供的资金支持力度是比较大的。

盛松成还表示,一季度中国社会融资规模在结构上主要有三个特点:一是金融机构表内贷款增长平稳;二是从直接融资看,企业债券融资额逐月回升,股票融资或月度有所提升;三是金融机构表外融资,尤其是信托贷款增长明显减缓,在社会融资规模中的占比显著下降。

统计显示,一季度人民币贷款增加3.01万亿元,同比多增2592亿元;委托贷款增加7153亿元,同比多增1918亿元;信托贷款增加2802亿元,同比少增5442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增加5592亿元,同比少增1114亿元;企业债券净融资3846亿元,同比少3727亿元。

从结构看,当季人民币贷款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的53.8%,同比高9.1个百分点;委托贷款占比12.8%,同比高4.3个百分点;信托贷款占比5.0%,同比低8.4个百分点;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占比10.0%,同比低0.9个百分点;企业债券占比6.9%,同比低5.4个百分点;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占比1.7%,同比高0.7个百分点。

民生证券研究院院长管清友(微博)也表示,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下行主要是非标监管趋严,去年货币收紧、金融机构风险偏好下降等因素导致表外融资受到挤压。

“新增贷款虽然前3个月达到了3万亿,但可能影子银行的融资大幅减少了,信贷增加,影子银行减少,相互抵消,使得社会融资总额波动不大。”民生银行金融市场部首席经济学家李志强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M2增速跌至低谷

与一季度社会融资总规模略显疲软一致,3月末M2增速也创出新低,12.1%的增速不及预期的13%。

“M2增速不管是同比还是环比,都下降了1个多百分点,这说明总体来看融资活动的活跃度是下降的。”李志强认为,“M2下降,反映出实体经济还是下降的趋势。”

中信建投证券宏观分析师王洋表示,3月末M2增速低于年初设定目标,不排除外汇占款不好的影响,可能还与同业业务的大举压缩有关。野村证券则认为,M2增速创下新低与外来资本流入降低有关。而巴克莱研究报告则称,M2增速放缓反映了去年基期数据过高。

一名固定收益产品分析师则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M2增速大幅下行也跟影子银行业务受监管有关,信托产品创造信贷的能力要远高于表内业务。

盛松成则表示,从统计的角度看,由于去年同期基数较高,两相比较后,显得今年的增速较低。今年一季度M2同比增速出现回落是正常的,单就增量看,当前的货币供应量并不少。

新型金融产品对货币的分流转化也是当前货币供应量增速较低的一个原因。盛松成称,当前包括表外理财、信托、投资基金、互联网金融、第三方支付等在内的新型金融产品越来越多,相当部分的资金运作游离于银行体系以外,金融业态的新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分流了广义货币,同时也改变了货币构成。

“与宏观经济指标相比,当前的M2增速处于正常水平,社会流动性整体仍较为充裕,可满足目前实体经济的发展需要。”盛松成说。

降准预期存分歧

“一季度本外币贷款余额增速较快,主要是非标转标的结果,并非需求恢复。若长端融资成本维持高位,表内融资亦会减速。要实现稳增长,适度流动性是必要条件,这需降低长端融资成本。”管清友表示。

石磊则称,流动性主动紧缩已不可能,至多是中性稳定,或微调引导,长端资金利率将下行。

在央行社会融资数据公布以前,野村证券中国经济学家张智威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央行应关注居高不下的长端利率,而且长端利率不能通过央行的公开市场操作实现,央行可能需要通过降准来实现长端利率下行。

数据公布之后,张智威表示,3月信贷数据表明经济增长仍然相对疲软,货币层面的宽松可能性进一步提高,如果准备金率不降低,M2增速将可能进一步放缓。张智威认为央行可能在5月下旬或者6月将存款准备金率下调50个基点。

但王洋则认为:“货币政策预计会继续以静制动。在加强保障房以及铁路等方面投资同时,信贷会提供一个融资方面的保障。但降准、降息之类的大动作出台的可能性不大,即使是未来流动性转紧,也可能通过公开市场逆回购予以补充。”

“降准可能性不是太大。”李志强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现在的经济增长还比较快,社会融资的增长也没有明显萎缩,从货币政策的角度来看,也很难有实质性的放松。他认为,年初以来货币市场资金量偏松,利率相对较低。“货币政策现在处于一个偏宽松的状态,这种情况下,如果实体经济没有大幅度的下滑,货币政策也不可能进一步宽松。如果再进一步宽松的话,可能会带来一些风险。”

贵阳打捞船

浙江防爆摄像头多少钱

甘肃无堵塞自吸排污泵

郑州水果冰淇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