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制展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制展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民间金融塌陷还是重生

发布时间:2021-01-21 14:21:23 阅读: 来源:钢制展柜厂家

民间金融塌陷还是重生?

现在是企业最困难的时候。虽然银行对企业不抽贷,但房价基本跌了一半,抵押价值缩水了,企业贷款就更难了。  私人钱庄“的创办人方培林,是温州金融改革进程中的一个传奇性的人物,他被称为”民间金融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  面对温州当下的金融市场,方培林对《浙商》记者说:“相互借贷的市场基本停掉了,老百姓把钱存到银行不敢借了。”   温州一度泛滥的民间资本借贷的停滞,显示出这座经济重镇的病态。在温州,《浙商》记者接触的一些人士对民间资本借贷的停滞状态表现出担忧。  停滞的民间借贷  存在于民间的约千亿资本一直是推动温州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力量。到今年9月底,温州民间借贷服务中心累计成交借贷4743笔,成交金额15.13亿元,与800~1500亿元的规模区间比,微不足道,更无从体现民间借贷规模的真实情况。  温州民间借贷服务中心是始于一年前温州金改的产物。“但它至少改变了借贷理念,从熟人式的借贷,到登记式的借贷。”温州市金融办综合处项兆石认为,随着民间融资地方立法工作的推进,对一定数额的民间借贷进行备案,更能保证借贷安全,熟人间也会为了资金安全选择备案,到时民间借贷服务中心可运作的空间会更大。  但是,这一阳光化的举措,并没有收到好的效果。温州市信用担保行业协会会长郭炳钞认为:“民间借贷服务中心做不起来。这其实是违背了民间借贷特性,民间借贷不可能阳光化,借钱办企业的事情,谁想让人知道?”  据温州市金融办最新发布的监测数据,今年8月温州民间融资综合利率(即“温州指数”)为20.08%(相当于月息1分7),较7月环比上升0.12%,与2013年初21.14%相比下降了1.06%。1~8月温州民间融资综合利率走势稳中有降,其中7月降至最低,为19.96%,跌破20%。  本土版“温州指数”,是根据温州地区382个监测点编制的,其中涉及小额贷款公司、民间资本管理公司、民间借贷服务中心等6类主体,每天采集样本平均在300笔左右,每周监测样本平均在1500笔左右。而全国版“温州指数”,则在全国范围内设有监测点200多个,涉及22个城市的金融办、温州商会、温州金融机构省外开设的村镇银行等,每周采集的样本量平均在300笔左右。  方培林说:“我们感觉现在是企业最困难的时候。虽然银行对企业不抽贷,但房价基本跌了一半,抵押价值缩水了,企业贷款就更难了。”  “很多企业都在思考转型,民间借贷彻底放弃。现在没有抵押物,绝对不会再借钱给对方,不像之前那样,很多都是不用借助其他抵押物的钱生钱。”郭炳钞说,以前担保主业不赚钱,想拿民间借贷作为盈利补充,发生信贷风波后,担保受冲击很大,行业规模至少缩水一半。  事实上,民间借贷去年就开始出现明显的萎缩。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民间放贷人说,去年亏了三千万元,已经收手不干了。  危机还是重生  企业靠借贷过活,炒楼、炒房要靠民间借贷运行。然而,经济的不景气将各种矛盾暴露无遗。  近日,针对温州有1.5万套房产断供的传言,温州银监分局回应称,到7月底对辖区内42家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调查结果显示,“断供房”即“弃房”现象的确存在,但数量可控。银行按揭表明只有580例房产断供,处于不良贷款状态的房屋为2584套。其中“抵押+保证”贷款风险最为突出,有397例,纯抵押贷款出现“弃房”的为183例。  民间借贷危机最终影响到温州银行业。温州银监分局办公室主任钟洁慈向《浙商》记者表示,这是观察温州经济复苏程度的重要指标。  早在今年3月底,温州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为4.01%,按月升0.11个百分点,为自2011年6月至今首次超过4%。3月底,温州银行业不良贷款额286.11亿元,按月新增12.12亿元,比年初新增23.26亿元。按分类而言,股份制银行不良率为5.18%,高于国有银行的4.5%和城商行的1.96%。其中,不良率最高的广发银行温州分行为9.83%;不良贷款量最大的建设银行温州分行为68.2亿元。  来自法院的信息则显示,2012年,当地法院受理的民间金融债务规模已超过500亿元,加上公安机关受理的尚未起诉的集资类案件,及其他尚未进入诉讼阶段的民间债务、银行信用卡透支等纠纷,预计温州民间债务规模很可能已达到1000亿元。而温州中院一位领导曾指出,民间借贷风险正在向银行蔓延。而一季度,温州两级法院共受理破产案件86件,是去年受理的破产案件数量三倍多。  《浙商》记者在当地采访时了解到,温州民间借贷利率从2010年持续攀升,到2011年8月在振荡中又逐步下跌。  2010年央行货币政策转向,银行信贷闸口收紧,信用较差的企业大规模转向民间借贷。据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当时监测,2010年下半年温州民间借贷加权平均利率连续上升,年底飙升至24%左右。上涨势头延续至2011年上半年,当年8月温州房地产出现明显暴跌,当月民间借贷利率就攀上25.4%的高峰,但随之,下半年受民间借贷风波影响,利率开始进入下行区间。  2012年3月,国务院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温州金改正式开始。4月,“温州指数”编制工作启动,并于12月7日正式对外发布,当时每周发布一次,进入2013年开始按日实时发布。  从“温州指数”开始发布起,温州民间融资利率总体就一直处于下滑趋势。惟独今年8月开始有所回升,但相比1月的21.14%,仍在下降。  但也有部分金融中介机构认为,“温州指数”是低于实际民间借贷利率的。一家在温州瓯海区的小型服装制造企业企业主亦称:“现在民间2毛的高利贷仍然存在。”而一位温州民间借贷人对此解释说:“如果是短期借贷,2毛不算高,但如果是长期,5分利都已经很高了。”  民间资本恶性循环  据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此前统计,2011年温州仅有35%的民间借贷流入实体经济产业,与2004年近90%的比例相比大幅下降。同时,用于营运资金贷款和银行“过桥”贷款的比重为35%和20%,投向房地产市场和民间融资中介的比例均高达20%。民间借贷投机倾向明显。  “这个统计可能也是抽样调查的情况,不管是民间借贷规模还是资金流向,其实都很难统计。”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办公室负责人说。  温州民间借贷服务中心一直在做类似的跟踪。“主要是流向当地支柱型产业、一些个体商户等,还是以实体经济为主。”服务中心业务处胡仁智说,中心有专门的调查小组,进行借后调查,同时在合同约定上,也会对资金流向实体经济实行引导。  温州金融办对今年1~5月“温州指数”运行分析称,从融资用途结构看,温州民间融资用于企业流动周转的比重均在50%以上,5月份为51.73%,比2012年12月上升0.64%,而融资用于扩大生产经营的比例则有所下降。  “现在温州楼市的泡沫在挤压,民间借贷又经历了一阵风波,矿业也不行了,空转的可能性不大。”温州金融办一名工作人员分析表示。  但服务中心并不能提供一个资金流向的具体案例。一位金融业内人士称:“温州高利贷盛行的时候,银行资金都有空转的可能,当时还有一些用信用卡套现来放高利贷。其实资金一旦放出去,有没有被挪作他用,就很难监管了。”  为防止资金被用于投机,服务中心绑定了央行征信系统,实行借款前信用把关,另外,中介机构也会对借款申请人做出评估。“如果对方信用比较差,没有还款能力,他们也不敢来服务中心登记,而且如果出现信用违约,也会被记录在央行的征信系统里。”胡仁智说。  而在郭炳钞看来,目前近2分的月息,对实体经济来说依旧太高。“小企业从银行拿不到资金,只能靠民间资本,这部分利息几乎是基准利率的4倍,而企业现在普遍净利润在5%,这根本起不到帮扶小企业发展的作用,只是榨干小企业的血。”  相比温州实体经济,浙江大学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杨柳勇也更担心金融和房地产:“有点局部美国次贷危机的味道。”  一线独立结论  正在塌陷的民间借贷  与房地产腰斩同样明显的是民间借贷体系的塌陷,而且距离重生遥遥无期。  温州的民间借贷是建构在温州人罕见的信用体系之上的。有人称,这是全世界最难以被打断的情感信用纽带。  但今天,我们不幸地看到,这一纽带开始松动。民间借贷需要怎样的重生?  始于2012年的温州金改曾一度被人看作是拯救温州民间金融危机的利器:民间借贷阳光化,以此最终重塑温州的信用体系。  但是今天看,其中有些政策显得一厢情愿。事实上,许多温州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阳光化会让民间借贷见光死,阳光从来不可能成为民间借贷的特征。  那么,阳光化的边界在哪里?答案却并不明晰。  我在温州的采访,碰到的许多企业家,把楼市的腰斩、实业的不振归于金融体系的塌陷。当中国经济环境趋恶的现实背景下,如果没有更多盈利机会出现,资金就会归于平静,它们只能躺在经济的箱底。现在看来,民间金融的重生,必将需要长时间的消化,而不要指望靠着某个政策、某一个行业的变化在朝夕间重生。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